《雍正王朝》中,四阿哥胤禛请众阿哥喝酒是什么套路?为何太子胤礽蒙圈了?

图片 24

  胤祥满胸积郁得发胀,吐不出按不下,棉花团子似的塞得难受,一出户部大门,见管家贾平还侍候着,便命:“回去跟紫姑说一声儿,爷要散散心,迟些儿回去”说罢拉马便骑,泼风价打马直出西直门,大大兜了个圈子,但见城外秋云低暗,白草连天,更觉凄凉,因拨转马头至宣武门,踅进一个小巷,远远便听丝竹清幽,一带粉墙往东,郁郁丛篁拥着一座楼,上面匾额写着“太白醉仙”四个字。里头一个女子声气正按弦击节而歌:

问题:四阿哥胤禛突然请阿哥们喝酒,原来是圈套,为什么太子胤礽更是手足无措?

问题:《雍正王朝》中四阿哥胤禛竟敢让胤祥放了钦犯刘八女二人,这是为什么?

  夜半钟磬寂无声,满座风露清。烛台儿蜡泪叠红玉,青灯独对佳人影。倚朱栏,望乡关,月明中远山重重,看不清古道幽径,只听见西风儿吹得檐下铁马叮咚。胤祥听着耳熟,却一时再想不起,因下马进店,张眼望时,店中并无客人,歌是楼上传下来的,略一沉吟,一屁股临窗坐了,没好气地大声道:“人都死了么?拿酒来!”

回答:

回答:

  话音刚落,跑堂的已脚不沾地跑了来,因见胤祥束着黄带子,脸上颜色不是颜色,哪敢怠慢?忙笑道:“爷,是独饮还是待客?小店里玉壶春、茅台、口子、三河、赊店、苏合香都有,不知爷……用哪——”话没说完,胤祥“叭”地将一锭大银蹾在桌上,不耐烦地说:“听你放屁还是听上头的曲子?各样都打半斤!”

在《雍正王朝》中哪个举动才正式确定了老四胤禛的夺嫡之心?

任季安、刘八女是钦犯没错,而且是康熙定下来御审的钦犯。可是康熙为何救了张五哥,此事就不打算再进一步,探查细致,还要将此事让胤禩和胤祥审理?

  “大烧缸也要?”

恐怕每个人的理解都不同,不管南下赈灾,还是追缴户部欠款,甚至如何狩猎,总之每一步都让他离皇位更近了一步,但是要说奠定基础的一战,当推火烧百官行述!

图片 1
因为康熙知道这事情复杂,处理不好,祸起萧墙。这里面牵扯到太子胤礽、八阿哥胤禩、九阿哥胤禟。而从胤礽和胤禩对两人背后任伯安的争夺,也可以看出,问题肯定会牵扯朝野太深。

  “要!”

图片 2

所以当胤禩捅点事出来,康熙就大事化小
小事化了。比如肖国兴的案子,深更半夜不惜屈尊降贵去”点”张廷玉。

  恰酒菜上来,上边乐歇歌止,胤祥左一杯、右一杯,五花八门贵贱不一的酒就灌了一肚子。酒涌上来想想更气,便再喝,口中念念有辞,也不知是说是骂,弄得几个伙计躲他远远的,店主也下楼来偷看。顷刻之间,胤祥已是喝得眼饧口滞,招手儿叫过掌柜的,笑道:“我又不是妖精,你——呃——躲什么?来来……喝喝……”

一、

图片 3
而此时,任伯安多少会埋怨八爷、九爷,用人朝前,不用人朝后。而胤礽得知百官行述,自然希望和任伯安达成交易,利用任伯安的百官行述,为自己继位增加筹码。

  “这是爷的抬爱!”掌柜的满脸赔笑道:“小人没这么大造化,别折了小人的草料。”胤祥头摇得拨浪鼓似的,问道:“往日从这过,生意满……满好嘛……今儿怎么这么清……清淡?”“给爷添一盘子海蜇。”老板一边吩咐,赔着小心又道:“原是人多的,可可儿今个西市上出红差杀人,客人们都赶着瞧热闹去了!——这碗酸梅汤,是小人孝敬爷的,请用!”

太子胤礽复立:

但当胤礽让胤祥悄悄将两个钦犯放了的时候,胤祥为难了。按道理,此事不能做。于是他去找胤禛。因为胤禛刚决定接受胤祥的意见,自立门户参与夺嫡。

  “杀人?”胤祥呵呵一笑!吧比擞惺裁春每矗咳淼蹲由比四慵过么?”

可以这样说,太子胤礽之所以可以复立,离不开他的这些兄弟们的帮助。

胤禛听闻之后,赞同放人。因为胤禛的思维路径是这样的。

图片 4
人关着,百官行述迟早不是落入胤礽之手,就是胤禩之手。而无论他们谁得到此物,斗争必然白热化,必然搅得天下大乱。而这是康熙不愿意见到的,也是有损朝廷体面的。但到那时间,即便是康熙,也很难有转寰。

图片 5
既然决定了参与“夺嫡”,那就必须从大局着眼。放了刘八女、任季安,那么自己就有理由去抓人抄家
,名正言顺。而《百官行述》也就不取而取了。只要《百官行述》不落到胤礽和胤禩两个阴险之人手里,就不会掀起什么大浪。

图片 6
所以胤禛非常赞同放了刘八女二人,但是放完之后,我们得派人去抓。而抓人的人便是大家熟悉的年羹尧。邬思道更是建议,也不要叫十三爷胤祥去放,故意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让太子的人去放。放完之后,让年羹尧拿着十三爷的兵部批文去抓他们。

图片 7
结果不但找到了《百官行述》,还有太子和任伯安的书信,年羹尧更是发了一笔横财。

那很多人又问了,胤禛拿到《百官行述》,干嘛要烧?还要当着胤礽和胤禩的面烧?这同样是从大局着眼。但至于为什么?且听下回分解吧!

文/炒米视角

原创首发 ,欢迎关注吐槽

图片 8

回答:

第128期总680期

  老板见他前言不搭后语,满口柴胡,极怕生事,只好着意周旋,奉着香茶,拧着热毛巾侍候着,一边逗他说话出酒气:“爷不知道?今儿法场上出事了,刀下留人!”胤祥一笑道:“这也值得大惊小怪?杀官儿,常有的事,万岁爷不过想看看他们胆量,逗着玩儿!”老板凑近了,神秘地说道:“今儿可不是!竟杀错了犯人,刑场上验明不是正身,叫万岁爷当场给查出来了!马中堂、张中堂还有佟中堂都去了……我的爷,这可是开国头一遭儿!”

有人可能会疑惑,一方面老四胤禛和老十三胤祥不管是否发自内心,总之他们的官面上是大力支持太子胤礽复立的。另一方面,老八胤禩一伙势力的强大,也让康熙帝心中恐慌,不得不再拿出太子胤礽来抗衡。

康熙皇帝亲自主办的刑部买卖人命大案的重要人犯“刘八女”以及任伯安的弟弟任季安二人被皇十三阿哥胤祥默许放掉了,且背后的指使人就是四阿哥胤禛,为何如此大胆?

头条号(日尧居k古史)根据电视剧《雍正王朝》继续剖析:所谓的刑部办理的用钱买命大案就是刑部官员上下联手、欺上瞒下包庇罪犯用钱买命被康熙帝现场查获的“张五哥”代死被救一案。

因为此案牵扯到了太子胤礽,刑部主事肖国兴已经被康熙皇帝秘密押送黑龙江交盛京将军严密看管,可这案子的主谋是曾经任江南巡盐道任伯安的弟弟任季安和任伯安的小舅子刘八女二人。

此二人已经罪在不赦,收押在刑部大牢,十三阿哥胤祥就管着刑部,可太子胤礽如此大胆,与十三阿哥胤祥说放了二人!
图片 9
(太子让胤祥放了钦犯)

康熙皇帝亲自办理的钦犯,太子胤礽竟然让十三阿哥胤祥放了,十三阿哥胤祥不敢放,所以十三阿哥来到了雍亲王府找四哥胤禛请示机意看四哥什么主张。

原来这任伯安本来是九阿哥胤禩的门人,自然也就与八阿哥胤禩有间接往来,刑部大案一出,八阿哥胤禩为了撇清关系把任伯安给甩了。任伯安要另起炉灶,这就瞄向了太子胤礽,条件是放了任伯安的弟弟和他的内弟刘八女,恢复任伯安的江南巡盐道职务,任伯安送给太子胤礽“百官行述”。

这“百官行述”是什么?他是任伯安任吏部主簿时记录的“百官往来劣迹”,用来掌控几百名官员为己所用。太子胤礽巴不得要弄到手,这就找到了十三阿哥,让他放了康熙帝钦办的罪犯刘八女二人。
图片 10
《雍正王朝》中,四阿哥胤禛请众阿哥喝酒是什么套路?为何太子胤礽蒙圈了?。(四阿哥与邬思道的阴谋)

此刻的四阿哥胤禛已经在邬思道的鼓动下决定参与夺嫡,既然想干就干个狠的,大的!

邬思道不愧为阴谋家,给四阿哥胤禛出主意说:放了钦犯刘八女二人,然后再抓,一不做二不休,顺便把“百官行述”弄到手。

四阿哥胤禛想起来在江夏镇的一箭之仇,江南赈灾筹款路过江夏镇不但不留宿,还要下马过江夏镇,被这无知的“土豪刘八女”狠狠的羞辱了一次,看来时机到了!

去江夏镇办这个差事,四阿哥胤禛想到了一个人;那就是时任四川提督的“年羹尧”,年羹尧可是个狠茬子角色!四阿哥胤禛有权让吏部出票拟让年羹尧去南京述职,路过江夏镇就把差事办了。
图片 11
(四阿哥胤禛想到了年羹尧)

这次的差事非常冒险,因为年羹尧是四川提督,去安徽抓人有些不合制度,不是一个省的。可是有了十三阿哥胤祥的手谕就好办了,十三阿哥胤祥就管着刑部,他的手谕就是命令,天下通吃!

四阿哥胤禛的目的非常明显,那就是年羹尧带兵到江夏镇抓人,以抓人的目的搞到任伯安藏在哪里的几大箱子的“百官行述”,如果遇到反抗就地剿灭,还能报仇。

干这“一箭三雕”的事年羹尧最拿手,何况江夏镇还是一个富饶之地。一切都在皇四阿哥胤禛、十三阿哥胤祥,以及邬思道的算计当中。年羹尧点了五百亲兵与岳钟麒出发了,真正的螳螂扑蝉。
图片 12
(年羹尧把江夏镇屠了)

此刻的康熙皇帝正在江南巡视,哪知道家里发生了这么大的事。年羹尧来南京述职是张廷玉代为康熙皇帝接见的年羹尧,就是这次的接见后,年羹尧到了江夏镇。

年羹尧这一票干的大,干的狠,超出了四阿哥胤禛的预料,不但直接把刘八女二人杀了,还把淮安营的千总阮必大及淮安营的兵也全杀了不算,把整个江夏镇给屠了,这是几百号人命。

年羹尧这事闹得挺大,看来还得十三阿哥胤祥给年羹尧擦屁股。不过“百官行述”是有下落了!
图片 13
(就是为了“百官行述”)

皇四阿哥胤禛同意十三阿哥胤祥放了刘八女二人给太子胤礽以及八爷党挖了一个大坑,这套路太深,四阿哥胤禛不禁得到了“百官行述”,还有意外收获;那就是太子胤礽与任伯安私相往来的私信,这让太子胤礽坐立不安了。

四阿哥胤禛与十三阿哥胤祥的“捉放曹”这套路的背后就是要做一件惊天动地的大事让康熙皇帝看看四阿哥胤禛的公私分明,也就此击倒了太子胤礽想拿到“百官行述”的美梦,八爷党也是手措无料。

不过年羹尧做的太过分了,这次他在江夏镇杀了几百口人,还发了大财没有禀报四阿哥胤禛,为年羹尧最后的死有直接关系。

(图片来自网络影视资料)
图片 14

请关注头条号:日尧居k古史!坚持原创!《雍正王朝》详细解剖还在后面,带你继续解剖雍正朝!欢迎网友评论互动、留言。

回答:

《老子》三十六章:“将欲夺之,必固予之。”

《战国策·魏策一》:“将欲取之,必姑与之。”

《庄子·山木》:“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这就是老四和老十三的套路。

图片 15

老四和老十三他们想得到什么?——逼任伯安交出《百官行述》,争储君之位

老四和老十三能给予什么?——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让太子的人放了刘八女

为什么刘八女自由了就能得到他们想要的呢?因为有了借口啊,刘八女是越狱逃窜,他们料定刘八女越狱之后,肯定会跑回江夏镇,趁此机会,抓到刘八女任伯安,从而得到《百官行述》。这个借口又是太子的那几个蠢货门人给创造的,老四这边只是顺势而为。

图片 16

最开始知道《百官行述》的是太子,而最想得到《百官行述》的也是太子,所以最初制定弄到《百官行述》计划的是太子的几个门人。这几个人的计划是,通过老十三去放了刘八女,因为老十三现在主管刑部,这样跑了刘八女,太子也能置身事外,而刘八女感激的人反而是太子,顺理成章的任伯安和刘八女倒戈八爷党,成了太子的人,任伯安在太子的保举下官复原职,太子顺利拿到《百官行述》,捏住当朝三百多名官员的把柄,以为要挟。

图片 17

结果老四这边棋高一着,来了个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首先是让老十三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任由太子的人放了刘八女,料定他会跑回江夏镇。

其次,派年羹尧以述职路过江夏镇为由,顺路拿到刘八女和任伯安,从而逼任伯安交出《百官行述》,而且这次行动,也一定要快而隐蔽,在太子的人拿到之前搞定。谁知道年羹尧这厮不但心狠手辣,而且贪财,将江夏镇屠戮殆尽。幸好拿到了任伯安那张当票。

图片 18

整个过程其实是太子跟老四在斗。结果太子这边无论筹划还是用人,都不如老四,太子派到江夏镇的黄体仁,不抓紧办事搞定任伯安,从而拿到百官行述,却还有心情看戏,还惦记着那个小戏子,太子用人方面真的是太失败了,让老四来了个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这时候老四已经下定了要争储君之位的决心,所以敢公然跟太子对着干。

图片 19

回答:

感谢邀请。

这事明面上是帮助太子,实际上却是胤禛夺嫡的关键一步。

首先,为什么太子要胤祥放刘八女,目的是百官行述,用它来控制百官。难道胤禛会不想要这个东西么?这叫火中取栗。

第二,帮太子放了刘八女,又不亲自放,太子的把柄就在自己手里,比如太子写给任伯安的信,被年羹尧拿到了,然后康熙看到了,然后太子再次被废,一切都在胤禛计划内。

第三,如果让太子拿到了百官行述怎么办?久后康熙必然知道,那么太子必然也会被废,因为这东西一定会威胁到康熙的权力。即便这次不成,只要胤禛的人手脚干净,百官行述也不一定威胁到自己,小有损失可保无虞,对八爷党也是一个巨大威胁。

第四,知道百官行述是存在当铺里的几口箱子后,难道就不能做假么?封条也不过是一张纸而已,胤禛做做样子当众烧了,谁知道烧的是真是假?任伯安也不在现场,谁证明那是真的?路上稍微一调包,再一把火毁灭证据,多少人的把柄不就在自己手里了么?这事很可能胤祥就是中间人,康熙后来关他可能也既是保护他,也是忌惮他。

第五,这事前因后果,事后康熙必然知晓,追查下来,当铺谁是的?八爷门人的,任伯安谁的人?九爷的,八爷能没看过百官行述?去江夏镇的黄大人怎么死了?太子派去的,胤禛在这里干什么了?抓人,毁灭证据,替康熙挽回脸面,又让他深深怀疑八爷,件件桩桩都堂堂正正的打击了政敌,手段之高无以复加。

总之,胤禛能夺嫡成功,剿灭江夏镇夺百官行述这件事,大为关键,不能不深思。

图片 20
图片 21
图片 22回答:

放了刘八女二人主要是为了放长线钓大鱼!在当时,由于没有搜查江夏镇的口实,四爷十三爷必须制造这么一个机会,放走这两个人,然后再以抓逃犯的借口搜查江夏镇。这是典型额欲擒故纵,遛大鱼。

在当时的情况是刘八女二人实际上只是犯了买凶替死的罪过,这种罪过只能把刘八女二人抓走没法搜查江夏镇。除此之外,江夏镇还有驻防的绿营部队,这支队伍也是九爷的人,即便有朝廷的搜查指令,这支部队也会从中阻挠。因此,四爷不仅让十三爷放走了刘八女,还诏令年羹尧调兵江夏镇,由自己的部队去搜查江夏镇。

年羹尧到达江夏镇以后是做三件事,一是完成十三爷交付的命令,搜查江夏镇的证据;二是造成四爷的心愿,由于四爷曾经在这里受辱还喊出了再也不想见到这个地方,年羹尧给主子报仇,屠杀了整个江夏镇,还烧了江夏镇;三是把八爷藏在这里的大量银两运回四川,大家发财!

  “是么?”胤祥目光霍地一跳,晃了晃头,觉得眩晕得想不成事,因问:“杀的谁?怎么就叫万岁撞上了?”“爷说笑话了不是?”老板笑眯眯说道,“小人也刚听说的。杀的那人叫张五哥,是别人的替身!听说万岁当场叫了顺天府的人,说叫八爷亲自查办——爷,这事轰动北京城,不出明儿,您老就都知道了。”说着见来了客,就要走,胤祥又叫住了,问道:“方才什么人在上头唱歌?是叫的堂子?我叫来听听成不成?”

太子胤礽复立,可以这样说,众皇子的内心都在起着波澜,也都在打着自己的小九九:

  老板正要回话,便听楼上一阵窸窸窣窣,接着便下来几个人。一个矮胖子含笑走在前头,接着两个女子,头一个浅红比甲,一溜水泻长裙,目动眄流,体格轻盈,衫袖微挽抱着瑟琶,十分甜净俏丽;紧跟着的那女孩子个子稍矮一点,穿着枣花碧罗紧袖衫,腰围绣带下垂于膝,月白吴绫裤下微露紫绢履,团圆脸庞上刀裁鬓角,还带着稚气,口角左颏下一颗美人痣分外显眼——胤祥不觉眼睛一亮,失声叫道:“这不是阿兰么?”

老大胤禔,热河一事后被圈禁,永无翻身的机会;老三胤祉,热河一事后,对皇位不再有什么想法;老四胤禛表面上还是太子胤礽的人,其实早已经自成一派,且对皇位虎视眈眈;老八胤禩,经过举荐太子失败之后,又在酝酿新一轮的夺嫡策略;老九胤禟和老十胤誐跟老八胤禩一伙的,对皇位没有想法;老十四表面上是老八胤禩的人,其实跟老十三胤祥一战后,开始动了夺嫡的想法。

  “呀,十三爷。”胖子正往门外走,一回头见是胤祥,忙踅转身来一个千儿打了下去,满面堆起笑来:“您老吉安!

而太子胤礽,内心却是最紧张的,因为他心中明白,这次复立,自己的地位相当不稳固。而且刚刚复立不久,康熙帝就开始了最后一次南巡,貌似在京城监国的太子权力最大,其实他时刻处于康熙帝的监视与考察下。更重要的是,暗地里想拉他下马的人只有多,没有少。

  小的任伯安给您请安了”胤祥眯着眼点点头,酒涌得打了饱呃儿,胸前又躁又闷,头晕得想不成事,半晌才道:“你……是任伯安?九……九哥府里的?”任伯安一边嗔着店家:“还不给十三爷拿醒酒石来!”一边赔笑说道:“小的就是任伯安。先前在九爷门下,前年九爷已经给我脱了籍。其实脱籍不脱籍,小的都一样是爷的奴才。”

这时候的太子胤礽急于打破现状,在他看来,自从追缴户部欠款一案后,老四胤禛就一蹶不振了,不值得打压,只需要把老十三胤祥拉过来就行。老大胤禔和老三胤祉对他构不成威胁,他要把大部分精力放到对付老八胤禩身上。毕竟举荐新太子一事,支持老八胤禩的人太多了,多到康熙帝都恐怖的地步,更何况太子胤礽了。

  胤祥看了一眼阿兰,那两个女子忙都蹲身万福,年长一点的女子赔笑道:“奴叫乔姐儿,其实在江夏也见过十三爷的……”胤祥没有理会,只转脸向任伯安笑道:“怪道的,我问九哥买戏班子没有,九哥说没有,原来是你这杀才招摇撞骗,打了他的幌子——那个姓胡的畜生呢?想必也在你跟前了?”

那么老八胤禩知道太子胤礽的想法吗?

  “爷问的胡二麻子?”任伯安笑道:“爷怎么会认识他?这小子忒不地道,上回九爷的二世子点堂会,我带着班子去,二爷还没听曲子,他倒先醉了,站在当院骂街,扫了二爷的兴头。这样的王八羔子还留得么?我打发他守庄子去了!币蚣?店老板拿来了醒酒石,任伯安忙亲自侍候着胤祥含上,用小刀削着鸭梨,一头对乔姐和阿兰道:“捡着拿手的,唱个曲子给爷听!”

图片 23

  乔姐阿兰裣衽一礼,二人点头一会意,乔姐手中琵琶早爆豆价响起,阿兰俛首一笑,唱道:

二、

  梨花云绕锦香亭,蛱蝶春融软玉屏,花间鸟啼三四声,梦初惊,一半儿昏迷一半儿醒……柳绵扑窗晚风轻,花影横栏淡月明,翠被麝兰薰梦醒,最关情,一半儿暖和一半儿冷。不及唱完,胤祥便摇手道:“不好不好!十三爷这会子没心绪,什么一半儿这一半儿那?捡着雅的唱一个”阿兰怔怔盯了胤祥一眼,微微叹息一声,乔姐纤手一勾,乐声再起,恰如冷泉滴水,寒冽沁人,阿兰深情地看着醉眼矇眬的胤祥,慢声唱道:

老八胤禩的圈套(一):

  薄暮、途遥、马羸、人瘦……西风荻芦间,解缆渚头。平烟寒漠,无涯湖涟波漂愁。与故人相揖别过,待欲登此扁舟,畏惧这断魂深秋,更兼着苦雨冷舱,帆破风凄楚:将返行古道,折不断烟花隋堤柳。

太子胤礽刚一复立,就开始大力打压老八胤禩的人,上书房大臣马齐过来送奏折,太子胤礽也因为当初他举荐了老八胤禩当新太子,而恶语相加。最后让马齐跪在外面听候发落,随后太子胤礽竟然把这些人全部给免官了。

  胤祥先还闭着眼,两手打着拍节相和,听这曲子幽咽绵凄、一缕不绝如诉如泣,蓦然想起自家身世,两行清泪竟不自禁顺颊滚落下来。

闻讯赶来的太子胤礽师父王琰也被气得晕了过去,老四胤禛过来相劝,也被气跑了。

  “十三爷酒沉了。”朦胧中,听任伯安说道,“备一乘轿,送爷回去!”

因为太子胤礽心中明白,只要老八胤禩的人在,自己的施政就非常不顺,前面刚刚打压了一顿,结果做事的人被气走了,不做事的还在跟自己作对,他该怎么办?

  清理户部亏欠被太子胤礽晕头胀脑搅扰一番,顷刻间功败垂成;接着又出了张五哥巨案:堂堂帝京、天子辇下,国家最高法司衙门居然放走了奸杀良妇的真凶,由无辜的贫民张五哥代验正身、代赴法场,被偶尔出访的皇帝本人发觉!事情出来,从六部到大理寺直至顺天府的京官们都瞪大了眼睛,紧张中带着兴奋,不安中怀着期待,眼睁睁看着朝廷,等康熙的圣旨。但自那日,接连五天,不但没有旨意,康熙连六部尚书也没有接见,东华门西华门停止接牌子,除了张廷玉、马齐和佟国维三人以外,谁也进不了紫禁城——他们其实就住了天街西的侍卫房,压根就没有出来——连个内廷的信息也没有。大故骤起,人人都觉得要出点事了。

而老八胤禩也没有闲着,他跟老九老十老十四也在屋中分析着太子胤礽的行为,通过太子胤礽免了众官员的职就分析出,太子胤礽这次不理智:

  待第六日,圣旨终于颁发:施世纶调湖广任巡抚,尤明堂调江西任布政使,王鸿绪着补户部尚书,揆叙为侍郎,仍由雍郡王胤禛十三贝勒胤祥管领,继续清理库银,并严令“封存现有库银,一概不许私借”——这圣旨就下得蹊跷:施尤等人若办砸了差使,就该领罪,但却仅仅平调离任,王鸿绪和揆叙一个是学士,一个是吏部郎官,都不是熟手,又没有特别的功劳,好端端就升了大司农!众人正纷纷议论莫衷一是,下午未末时牌,康熙下令在乾清宫召见所有阿哥,亲自口谕胤禩,命令他去刑部清理冤狱,并由马齐领诏,刑部尚书司马尚、侍郎唐赍成、高念东等十三人革职留京待勘,同时下旨天下停止勾决一年,所有死刑人犯案卷调京重新审谳。

“我觉得,他会做出很多倒行逆施的事来,弄急了他还可能会狗急跳墙。”

  接见十分枯燥,康熙坐在龙案后的须弥座上脸色呆板一语不发,一口接一口地吃茶。张廷玉和马齐一左一右侍立着,由佟国维一份一份地宣读诏告,逐份宣读四百一十七名死囚案由和责成各省按察使“清理再报”的话头。一直读了两个时辰,阿哥们人人跪得两腿麻木、听得耳鸣眼花。末了康熙起身,只说了句:“晓得为政之难了吧?人命关天,胤禩要好自为之。天下无不可为之事,要在认真留心。”

而以老四胤禛的为人,他自然会去管,可是结果却让老八胤禩暗中叫好,这也就证明太子胤礽确实失去理智了,此时不给他下套,更待何时呢?

  这句没头没脑的话,全然尝不出酸甜苦辣。众阿哥只好稀里糊涂叩头,答称“儿臣领旨”算是“明白”。胤祥见康熙有退朝的意思,忙道:“阿玛!户部的差使只有几百万两尚未收清,现既已经封库,阿玛又委了新任尚书,儿臣请旨,是否就不再每日到部视事了?”

此时大家要注意两个人,那就是太子胤礽的军师黄体仁和司马尚。

  “也好。”康熙拈须沉吟片刻,“准奏。”

他们两个献上了一计,那就是太子胤礽必须控制百官,要想控制百官,正大光明的来不成,只能玩阴的。

  胤祥吐了一下舌头:他原想激恼皇帝,轧出点什么苗头,不料只得了这淡淡的四个字,不凉不酸的,算什么?正想着再出个题目,四阿哥胤禛说道:“皇阿玛,儿臣有点想头,不知当讲不当讲?”康熙放下杯子,诧异地看了看胤禛,说道:“这是朝会嘛,有话尽管讲。”

那就是任伯安手中的《百官行述》!

  “清理刑部,确是当务之急;八阿哥才智清明,必定不负圣望。”胤禛顿了一下首,抬头说道:“张五哥的事,儿臣原只是风闻,今日听到原状委曲端祥,惊心骇目不胜颤栗。皇上以万乘之尊,偶尔查访即当众发露一件,以天下之大,刑狱之多,正不知多少覆盆之冤!刑狱失调,戾气淤塞,非国家之福!”

这两个人献的计策简直是愚蠢至极!

  “嗯。”

你太子胤礽现在是监国,行的是光明正大之路,能挟制百官的只有皇上,你太子挟制百官是想干什么?

  “此事是宰相之责!必范G冷冷扫视一眼三位上书房大臣,语气像是结了冰,“马齐佟国维难辞其咎!”

一旦太子胤礽真的挟持了百官,那么他离死也就不远了,别忘了在他之上还有一个康熙帝呢。

  马齐和佟国维脸色立时苍白了,他们已经几次请求处分,康熙都没有允准,不料胤禛还是不肯放过。胤禟转转脸看了看胤禛,又低下了头,暗道:“天生的刻薄,真无药可医。”正思量间,听康熙道:“他们已经请过罪,朕意暂时不议此事。还有什么?”

图片 24

  “不应就事论事单说刑狱。”胤禛与邬思道计议了几日,显得胸有成竹,尽管碰了软钉子,仍沉着地说道:“根由在于吏治败坏,所以讼不平、赋不均、河道不修、贼盗不治、四境之内民有不安,边塞之外逆藩觊觎。吏治是当今第一要务,是一篇真文章!”

三、

  真是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了,这正是康熙与三个辅政几天来密议的主题,四个人不禁对望一眼,康熙却点头道:“这是老生常谈。说说看,你的文章怎样做?”他的眼睛陡然放出光来。

老八胤禩的圈套(二):